西安麟字半导体照明有限公司
产品搜索
联系我们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高新6路52

    号立人科技园C座2层

电话:029-88455530

售后:4006 1116 36

传真:029-88451883
邮编:710056
Http://www.xalzzm.com
Email:xalzzm2008@163.com


新闻动态
太念旧情,被“奸臣”包围了

作为目前科技圈内最受关注的企业,乐视备受争议。

我们想了解乐视员工心中究竟是如何看待这家公司,因而采访了多位乐视员工,他们分别来体育、影业等乐视各子公司,听听他们是如何评价乐视公司、以及如何看待贾跃亭。

小禾是去年年初跳槽到乐视致新,据其说,当时收到的几份offer中,乐视致新给的薪资是最低的,“那时候乐视刚从XX事件中脱身出来,各项业务都在大规模扩张,我很看好乐视致新的发展,再加上想去企业看看实际情况,就选择了乐视。”

曾经在乐视体育呆了一年的小天,则是从传统企业进入的乐视,他进入乐视的原因则是因为某大佬对贾跃亭的欣赏,“我此前很少听X总夸人,那段时间X总在不经意间提到了贾跃亭,说他不错、很有想法,你知道X总很少去夸人,所以我觉得这个人和这个企业有前途,我就去了。”

而木木则是从一家新兴互联网企业去的乐视,他跳槽的原因很简单:“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乐视工资给得高,我就去了。”

公司印象:办公室政治太严重

见到网易科技记者,在谈到对公司的印象时,小禾的第一反应是:办公室政治太严重。

“我记得在那边的时候,到了晚上7点多大家都还没走;可都在干什么呢?你要是在干活也行,可都在玩游戏啊,都是在等领导先走,领导走了才走,这太官僚了;我记得我在上一家公司的时候就没这些,就算加班也是因为真的有工作要做,如果没事下班就回家了,这才是正常公司该有的节奏。”

“然后一到中午饭点的时候,所有人都聚在一起说悄悄话,” 小禾做出一个说悄悄话的动作,“就是这样,交头接耳地说公司里谁谁谁跟老板好了、谁谁谁又跟谁谁谁睡了,妈了个蛋的,与其听这些,我还不如去看些明星八卦啊。”

不仅如此,业务上还有很多官僚的问题存在,“你听听这个,‘乐视生态是由垂直整合的闭环生态链和横向扩展的开放生态圈共同构成的开放的闭环生态系统’、‘垂直整合的闭环生态链,是指以用户极致体验为核心,通过‘平台 内容 终端 应用’四层架构的闭环垂直整合,打破产业边界、组织边界、创新边界,各环节协同共鸣、环节间产生化学反应,整体产生聚变效应,不断创造出与众不同的全新产品体验和更大的用户价值’……一口气都念不完的这一大坨,你说这是人话吗?可是工作要求,我们不得不去记这些,用这些,领导还要求我们把这些贯穿到工作内容中去,最后总是要以这样的‘乐视风格’对外展示。”

在这个问题上,小禾比较激动,“做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我来这是学东西的,不是跟个大妈似的来学公司政治!”

对于小禾的吐槽,小天比较认同,“办公室政治这事,我们这边确实也有,有些总监级甚至更高级别的人物,他们为了表现,会在这个上面做得比较过分。”

不过,小天接着补充说,“但这个在我们这边只能说有个部门有这种情况,其他很多部门还是比较互联网化、年轻化的,做完事就走了,这个有个别部门确实是这样。”

对这个话题,木木不愿意多说,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困境全因乐视做汽车?

无论如何吐槽,几位被采访对象还是对乐视比较有感情,一致表示自己对这家公司“有感情”。

小天直接告诉网易科技记者他的感受,“我很喜欢这个公司,目前的心态是恨铁不成钢。”而92年出生的木木也向网易科技表示,“虽说它(乐视)当时给我的工资高,但要是我不喜欢这个企业,我也就不会去了。”

小禾则表示不后悔在乐视致新呆了一年,“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选择了到这家公司来,你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它有问题你可以说出来让它去改,你不喜欢它你当初来这干吗?”

谈到对公司的认识,小天认为,乐视是中国互联网里非常有意义的存在,“它引领了很多的新风潮,比如说生态这个词,就是乐视先提的,然而小米、所有公司都在用;再比如说互联网+,乐视是第一批做互联网+的,像互联网+电视,这个概念我记得是你们先推动的(注:网易科技在2014年举办的第一届未来科技峰会是以“互联网+”为主题),然后政府才大规模提。”

木木和小禾也认同这种说法,认为乐视对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起到了较大作用。

不过,对于目前的乐视来说,其资金链的困境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小天认为这主要源于贾跃亭做汽车,这导致了资金链出问题,“在资金困难这个问题上,跟贾跃亭肯定有关系,是他坚持要做汽车的,当然这也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原因。”

在他看来,在做汽车之前乐视的所有业务都在良性发展,产品、口碑其实都挺好,“像把体育这个事情往产业上提,这也是乐视先提的,后来阿里体育什么的才出现了。他开始的那些探索都是对的。”

但做汽车之后就导致其他业务线的资金链断了,用小天的话来形容就是“行业上下游都是支离破碎的状态”,这不仅导致了目前的困境,带来的用户信任、品牌认知下降也势必将影响乐视的重振,“如果说拿钱这个事情的难度是三星,重建用户的信任就是五星级的。”

木木认同这种看法,他对网易科技表示,“你看体育融了80亿,但这钱去哪了?大家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所有人都在猜是不是被用到汽车业务上了。还有易到那事,不也是类似的情况?要重新收拾人心很费力的。”

小禾也认为“乐视现在的问题是摊子铺得太大了,尤其是汽车。”

而在易到这个事情上,周航与乐视的互撕似乎让周航在他们心中的形象有所下滑,木木向网易科技表示,“航叔是个很有情怀的人,我也很喜欢他,易到这事上我能理解他,也能体会到他的不甘,但他这样做有点不地道,对易到、对乐视都不好。”

即使已不在乐视,他们依然希望乐视能“变好”。

贾跃亭印象:太念旧情,被“奸臣”包围?

按照惯例,我们问了所有离职员工对于贾跃亭的印象,三位被采访者的感受都不一样。

在小禾看来,贾跃亭是一个有理想、有能力实现自己梦想的人,但他太念旧情、而且目前被“奸臣”包围。

小禾举了个例子来说明贾的“念旧情”,“我知道有位跟随老贾多年的高管曾经犯下大错,管理层其他高管都要求开掉这个人,老贾就说了句,‘算了,他跟了我这么多年了’,这事没下文了。”

但小禾认为目前贾跃亭最大的问题在于他并不清楚问题的严重性,“(困境被暴露前)老贾都不知道情况有多严重,他身边的那些高管们又只会告诉他好消息,他是被这些人给包围了,所以没法去了解市场、舆论的真相。”

据小禾透露,曾经有高管在会议上没忍住拍了桌子,指着XX(某高管)的鼻子骂,“他说乐视就是被你们这帮SB给耽误了,贾总就是被你们坑了。后来?后来这个高管就走了啊,老贾依然被这群只知道说好话的高管包围着。”

小禾希望通过网易科技向贾跃亭喊话,“贾总,你的大战略大生态都是对的、有价值的,也都是可以实现的,你得重新振作起来、走出他们的包围才行!”

木木则认为贾跃亭是个实干派,而且做得事情过于超前,这也导致了贾跃亭目前的困境,但对“问题出在其他高管身上”这事并不认同,“首先这个公司是老贾说了算,公司问了问题老贾肯定有责任,而且这些人都是老贾招来的,他们做得不好老贾也有责任吧?”

而小天则对贾跃亭极为欣赏。

在他看来,贾跃亭是企业家中的另类,“他从来不做领导人形象包装、不跟其他企业家打交道、混圈子,也就没有什么利益关系、社交关系,会让人觉得很神秘、看不懂他所做的那些事情。”

小天第一次见到贾跃亭是在乐视手机的发布会上,“当时觉得他就是像个很老实的老男孩一样,还憨厚的笑一笑,能感觉到他很紧张,不像其他成熟、见过大场面的企业家,虽然他很青涩,但他有决心能做这么大的事情,证明他很有胆识。”

更令他信服的是,贾跃亭很拼命,“我很少见到一个企业家比我们还拼,我也做过手术,我知道做过手术的人状态是怎样的,他做完手术后就在病房里跟投资人开会,好了以后每天要工作16个小时,上厕所都跑着去、跑着回,地板又很滑,最后都是滑着进了办公室。”

“为什么这么拼?这两年他做的很多业务都是新业务,他自己要做这些新业务就得一个个去学,你看电视,跟手机体育这些都是完全两个层面的东西,都是全新的行业,需要去研究市场、关注研发、甚至是生产车,包括管理也是两样的,所以他要赶时间去研究。”

对于小禾“贾跃亭身边的人都不敢跟他说实话”的看法,小天也比较认同,“我觉得是,毕竟现在很多高管都是职业经理人,他们肯定会顺着贾跃亭的心意来。”

“而且贾跃亭给我的感觉的确是自我感觉比较良好,他的朋友圈还会发些东西,语气、朋友圈都让人感觉这些事不是事。”小天打开贾跃亭的朋友圈,“你看他发的这些东西,感觉他内心还是比较强大。”

聊到这,坐在网易科技记者对面的小天认为,“我觉得你们(媒体)对他太苛求了、太不公平了,即使公司出现问题,也希望舆论能给他更多空间和包容。”

这个30岁的男人情绪很激动。